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别样的崇高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兰州大学报     2015年06月12日 09:36:41

【导读】  崇高,是一个审美范畴,是美的一种形态,是客观存在于自然界和人的实践活动之中,能引起人的敬畏、激动、奋发、喜悦甚至恐惧的特殊审美感受。崇高又可称为崇高感,或壮美等。崇高作为一个顺向肯定性审美范畴,是人本质对象化进程中的一个特定阶段。

崇高,是一个审美范畴,是美的一种形态,是客观存在于自然界和人的实践活动之中,能引起人的敬畏、激动、奋发、喜悦甚至恐惧的特殊审美感受。崇高又可称为崇高感,或壮美等。崇高作为一个顺向肯定性审美范畴,是人本质对象化进程中的一个特定阶段。在此阶段,从主客体关系角度看,主体与客体的斗争处于严重的斗争激化状态,但斗争前景却已显示出目的性必将主宰规律性、主体必将统一客体并取得胜利的历史发展趋势。崇高是斗争中走向生,崇高的这一本质制约着崇高的其它特征。

崇高是一种重要的审美形态。然而迄今为止,文艺中所研究自然界的崇高美大多是阔大壮丽的美,如汹涌的大海、巍峨的山峰、浩瀚的天空等等自然美景,常常能唤起我们崇高的美感。却很少有人发现外表荒凉残颓的自然丑景中所蕴涵的崇高。因此,本文将通过从崇高在力量上的强大与坚韧、空间上的巨大无限以及时间上的运动与迅疾三方面的特征,来分析荒凉残颓的自然丑景中所蕴涵的崇高美。

从普通视角看,荒凉残颓的自然景色没有雄奇美丽的外表,既不和谐不匀称,也不秀美不优美,不能带给人们以美感,因而往往被当作丑的景物,也很少被用到装饰领域中去。但是如果换个审美的角度,从诗学的角度去看,去领悟这些外表丑陋的景物的深层内蕴,便会发现其中所蕴涵的独特的崇高美。本文选取了荒山、枯树这两种荒凉残颓的景物,来分析其所蕴涵崇高美。

力量上的强大与坚韧康德说,崇高美有两种形态,一种是力的崇高,一种是量的崇高。力的崇高,是一种精神的、内在气势的崇高,是崇高美的主要特征、主要表现。

荒山的外表往往不如秀美的山峰那样郁郁葱葱,给人以亲切舒适回归大自然的感觉。

而是以其峭楞楞的姿态,突兀的立在地面,贫瘠荒凉,一毛不拔。不能带给审美者以自然的美的滋润和赏心悦目式的享受。但是映衬着蓝天,荒山显得那么坚定有力,要比那秀美雄奇的山峰更加有静态感,好像能历经沧桑却一动不动,坚毅的出奇,彷佛每到棱角都能深入审美者的心间。那种衡的力量之强大与不变的坚韧深入审美者的心间,于是一种崇高油然而生。比如荒凉的萃英山,往往在审美关照中也能产生崇高的美感,而使人心潮澎湃,产生出相看两不厌,唯有萃英山的崇高美感。

枯树也一样,虽不像翠绿的树那样生机勃勃,但是有一种别样的繁华落尽的美感。诗人聂鲁达曾说过:“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那种繁华落尽见真淳的感觉,那种大彻大悟式的参透,那种阅尽万物的力量,那种最接近于生命本真的淳朴最能震慑人的灵魂。那些枯树在时间的长河中也彷佛凝固了下来,像雕塑一般,散发这一股古朴的魅力。枝叶落尽的树枝和粗糙的树干背后,是生命穿透严寒最有力的呐喊,感荡心灵,使审美者受到无限的鼓励和慰藉,进而使生命的力度在体内得到升腾,得到一种崇高美。

空间上的巨大无限量的崇高是指自然界事物往往以数量、体积巨大而引起我们的惊叹,具体表现在,自然景物往往以其阔大的境界来引起我们的赞叹。体会出的这种崇高之美,异于优美,异于喜剧,异于悲剧,异于荒诞,也异于丑陋所带来的深深的反思。从形式上看,崇高形式表现出严重斗争和矛盾冲突的痕迹,因而显得巨大、粗糙、怪异、反常、拙朴、奇险,表现出伟大气势,等等。而这种“大”,除了其反传统优美的否定意义之外,还具有对各种特定有限形式的包容、涵摄的性质,所以黑格尔认为崇高是内在理念压倒形式。我们在想像中直觉到了无限性的对象,这其实只是无限自由的人本质的折光。

荒山作为山脉,虽然不像郁秀的山峰具有茂密的植被,但是当位于荒山的面前,以审美的角度来欣赏荒山的美,便会发现被一种连绵不断无可名状不可把握的空间的巨大所笼罩。当我们仰望荒山的山势起伏时,便会被所感知不全的巨大无限所包围,面对于荒山自我的渺若一粟,仅仅直觉到一种磅礴的气势,一种带着神秘色彩的崇高感将我们笼罩,自感渺小却不能把握无限的自然,只能怀着一颗崇敬的心静穆的仰视荒山的美。

枯树虽然在实际体积上算不上巨大无限,但是其所包含的内蕴若展现到空间上,却同样令人心生敬畏。仿佛是地底下最深的生命透过树干延伸到每根树枝,感到每根树枝都摇曳着一份生命的活力,隐藏了一段生命的历程。面对那么多生命的活力及其深刻的内涵,作为个体的审美者不禁也怀着一颗谨慎的心,去认真面对在对枯树的广阔与深刻,仰面的距离,不断的深思,虽感到不能全面的把握,但通过直觉感知到的审美痛感,并得到提升,最后达到审美的愉悦。

时间上的运动与迅疾由于在主客体关系角度,主体与客体的斗争处于严重的斗争激化状态。所以从时间维度来看,崇高还表现在时间上的运动与迅疾。时间上的疾速是对强大力量的象征,也是对无限空间的暗示。崇高的疾速运动从根本上来说是内在的。

荒山和枯树都是静物,自然不会运动。这里说的时间上的运动与迅疾并不是指物理意义上的时空转换运动的状态,而是指透过外在形式表现出来的审美关系内的主体与客体处于激烈斗争的运动状况。荒山与枯树的外在形式是静态,荒山静静的矗立在地面而长久的不曾移动,枯树也固定在它所生长的位置,但是荒山和枯树却都内在的蕴含了巨大的动势。在欣赏荒山和枯树的美时,作为客体的荒山与枯树给主体很大的震慑与压力,直入心灵,一如霹雳惊雷传遍全身。主体的审美者与客体的荒山和枯树的间的内在矛盾如此激烈,而主体统一客体的这一过程则彷佛佛教顿悟,而不是理性上一步一步的分析比较得出的结果。最终产生振奋而的愉悦崇高审美感受。

总之,美是一种价值观,是一种主观性很强的概念。而崇高则是伟大心灵的回声。正如康德所言,巨大的对象,通过想像力唤起人的伦理道德的精神力量与之抗争,后者在心理上压倒前者、战胜前者而引起了愉快,这种愉快是对人自己的伦理道德的力量、尊严的胜利的喜悦和愉快。崇高美带给人的是激情与力量,让我们在放松之后能够重新启航,也使我们能够在面对生活的挫折时继续保持昂扬的斗志,从而最终到达人生理想的彼岸。其中包含了深刻的动与静以及内在力与外在力各方面的深刻辩证法。在自然界的荒凉残颓景物中挖掘崇高美,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极大的振奋和愉悦。

[责任编辑:田娟]
标签: 崇高 见解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